正昌首页 关于正昌 业务领域 新闻快讯 经典案例 正昌文苑 咨询留言
每周之星
陈立启律师
业务领域
诉讼法律服务中心
民商事部
刑事部
行政部
非诉法律服务中心
政府法务部
建筑房地产法务部
公司法务部
 
正昌文苑  
陈立森律师办案心得——电子游戏机室被赌场化
发布时间:[2012/1/19]     浏览次数:3280次
引子
    电子游戏机自问世起就轰动世界,在地球每个脚落都能找到一批发烧友,继而产生大量游戏机室,推动整个产业发展。CN电子游戏机室发端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最初呈多、散、小分布在各乡镇大街小巷,且机室内普遍置放少数几台以小博大等功能的游戏机,这监管部门也有所了解,以往发现此类游戏机大都采取罚款等措施予以纠正。之后监管部门为加强管理,要求四家合并为一家经营,后来又在原来四家并一家的基础上,再进行四家并一家。这样一来,原来独门独户经营、偶有参杂一两台具有“以小博大”功能游戏机的游戏机室在经过几番合并之后,机室内具有“以小博大”等功能的游戏机台数激增。2011年根据市公检法相关会议精神,CN司法部门对游戏机室进行了大扫荡,数月之间,游戏机室经营者接连因“开设赌场罪”获刑,轻者被判一年半载,重者被判三五年,至此,CN游戏机行业遭受灭顶之灾,引发了社会大争议。
    据笔者了解,CN司法机关这次大扫荡的依据是市公检法三部门联合下发的《二0一0年温州市法检公刑事执法工作联席会议纪要》,会议纪要第六条规定了关于利用赌博游戏机进行赌博的定罪标准。笔者在此不禁要问:
(一)以小博大的游戏机一定是赌博机吗?
    赌博旧称博戏,是游戏和娱乐的产物,集刺激性和娱乐性于一体,成为人们消遣娱乐的方式之一。赌博源远流长,是我国传统文化重要组成部分,一些赌博技巧、工具等相继传播到世界各地,并广受青睐。人都有猎奇、寻刺激心理,游戏机为增加趣味,设置了以小博大、退币等功能,乃是产业发展的需要,只要不超过限度,便无可厚非,够不上刑法意义上的赌博工具标准。会议纪要规定凡是具有退币、以小博大等功能即为赌博机,未免有一棒子打死之嫌,以此类推,两个朋友下盘棋,约定负者给付胜者一定头彩,岂非也有构成赌博罪的危险,棋子、棋盘也就是赌博工具了。这样一来,社会上岂不是要人人自危。何况,具有以小博大、退币功能的游戏机也不一定就用于上述活动,也可能当普通游戏机使用,倘若因此就判定是赌博工具,对拥有者科以刑罚,岂非有失公允。再说,如果这类游戏机是赌博机,就应该从源头上杜绝,为何又允许生产并流入市场?
(二)市公检法是否有权制定定罪量刑标准?
    立法法第八条规定,关系到犯罪与刑法的只能通过法律加以确定,即罪刑法定原则,而有权对法律进行司法解释的机关只有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地方法院只有在法律有明文规定且授权的情况下,根据自身经济状况,对一些案件的数额进行调整,而不能自己制定一个定罪标准。司法解释属于应用性质的法律解释,只对具体应用法律问题进行解释,其解释应与所要解释的法律基本精神相一致,不得与之相抵触,不能擅自改变法律的规定,不能随意作扩大或限制解释,更不得与宪法和法律相违背,否则即为无效解释,由此作出的判决即为违法判决。
    基于此可知,市公检法三部门无权对一些刑法上无明文规定的行为进行定性,从刑法解释学角度上看属学理解释,是一种无权解释,不具有法律效力。故此,三部门对“开设赌场罪”作出扩张解释,规定定罪量刑情节,存在越权嫌疑。可是会议纪要下发之后却立即成为我市立案、审判等环节的指导意见,被广泛、普遍适用。CN司法部门据此认定凡是拥有以小博大、退币等功能游戏机的游戏机店,其经营者便构成开设赌场罪,并以台数定情节,满三十台即情节严重。
    刑法要求对法律后果的可预测性和可接受性,这也是罪刑法定原则和罪责刑相适应的体现。而我国《刑法》对于何种游戏机属于赌博机、所谓“以小博大”的游戏机如何认定、游戏机室内设有多少台赌博机视为情节严重、认定情节严重是否应当有营业收入金额的情节,均无规定,民众对这一类行为法律后果无法预期。同时,刑法的可预测性和可接受性要求刑法一切规定要公开,法律不公开即为无效,不能成为定罪量刑的标准,而会议纪要定罪标准却成了绝密文件,连律师都看不到,更遑论普通民众。这种暗箱操作的行为,严重损害的法律的公正与权威。
    此外,适用法律一律平等,在会议纪要下发之前,同种行为即便被追究刑事责任也都判处缓刑,会议纪要一出来即要求实刑。而且相对于社会上涉案金额动辄几十上百万的开设赌场案件,游戏机室经营者虽在游戏机室中设有具有“以大搏小”等功能的游戏机,但其经营收入较少,且其中多数为普通游戏机的营业收入,并未造成他人严重财产损失等后果。
(三)游戏机室合并后可达到监管目标了?
    CN相关部门为加强对游戏机室的监管,先后几次要求游戏机室进行合并,可是从这次司法部门大扫荡过程中,可以看出监管效果十分不理想,否则决不会有那么多经营者因此获罪锒铛入狱。在此,笔者认为此类案件的发生与监管部门政策失当有脱不了的干系。
    任何一个法律审判,都要求做到法律效果、政治效果和社会效果三者的统一,可纵观该类案件的审判工作,我们发现这类电子游戏机室有被赌场化的倾向,这与普通民众的惯常理解有所出入,并由此引发了社会极大的争议,法律的三个效果一个也没能实现。
   
 
地址:浙江省苍南县灵溪镇人民大道华府新世界花园2幢8楼   传真:0577-64759360   Http://www.zclf.cn
Copyright © 2011 浙江正昌律师事务所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备07001878号